一名来自高校的委员感慨
2020-02-13 14:3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目前,市政协正在探索以暗访为主的视察,且参与委员也大多有专业背景。市政协还设想了多种方式:包括年末视察中选择有暗访条件的专题,先暗访再明察,或先请职能部门汇报情况,再组织多路委员暗访;或在一段时间内组织委员分多路暗访,再将暗访情况汇总后报给相关职能部门,以提高视察实效,加强民主监督。

每年的年末视察,是除“两会”外,政协委员最集中的履职活动。委员们则把视察当作一项“热身”:了解这一年来政府在某领域做了多少事,接下来有什么计划,从中找出问题,在即将召开的“两会”上展开讨论、提供建议。显然,职能部门提供的汇报材料和视察范围,在委员眼中是“必需但还不够”的。

去年年末视察时,黄鸣等委员暗访了2个由“标杆企业”担纲的工程项目,工地干净整洁、管理井井有条。但当委员问及项目合同工期与合理工期的关系时,两个工地的项目经理都支支吾吾。“一个4.5万平方米,一个38万平方米的项目,体量之大,功能结构之复杂,合同工期却分别只有745天和1100天。”委员明言,工期至少被压缩1/3以上。另一次暗访轨交秩序问题,委员们分头行动,还拍了视频、照片,制成演示文稿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现场播放,引起了管理部门重视。

明察看成绩 暗访查问题

暗访在前,明察在后。针对“外来人员集聚区”的专题,去太平村之前,很多委员分头赶到普陀区桃浦镇金光村、祁连村和宝山区大场镇场中村、南大村等“城中村”。“对比强烈!”参加了明察和暗访的顾国忠委员形容自己的见闻。“从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马路穿进去,弄堂很深,地摊一个接一个,塑料袋、菜皮、饭盒等垃圾随处可见。”违法搭建、消防隐患、无证经营、社会治安……当种种问题“原生态”地呈现在面前时,李培红委员开始思考,“好的管理模式,推广难点究竟在哪里?”

在嘉定区江桥镇太平村,满满一面墙的“新村民”登记卡,让参加年末视察的政协委员们震惊了。“我们总是在提议要‘加强实有人口管理’、要‘加强社区融合’,到了这里才知道原来自己脑中不过是些概念,这才是活生生的‘管理’和‘融合’。”一名来自高校的委员感慨。过去一个多月里,800多名市政协委员集中参加了年末视察,为“两会”热身。

“明察看成绩,暗访查问题。”很多委员用大白话形容。事实上,他们也看到了“成绩中有问题,问题中有成绩”。在真新街道听到“大联勤”管理模式的介绍后,胡光委员问:“被执法者和管理对象的合法权益是否得到了充分保障?”在浦东唐镇“电子商务港”看到电子商务一片红火、业绩噌噌上升时,黄林鹏委员从计算机专家的视角提出了 “电商信息安全”问题。在暗访企业环境污染情况后,汪亮委员直言:“未引起足够重视的小微企业的环境污染情况触目惊心。”他说,“如不下基层明察暗访,监督和献策怕是都会竖错靶子。”

在上海市政协,暗访的传统由来已久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fjhy9.cn 版权所有